欠你的,终身分期第四章

小说:欠你的,终身分期 作者: 严熙光 类别:言情小说 字数:2676

画面有些晃动,接着一条纤细白皙,保养极好的腿伸过来,她似乎有些犹豫,脚停在半空中好一会儿,女生们起哄的声音此起彼伏,最后,那只脚狠狠地踩上了肖潇的头。
  滑鼠清脆地按动,画面被关闭,肖逸盖上笔记型电脑,冰冷的脸融进夜色中,幽黑的双眸深如寒潭。
  时隔多年,愤怒的情绪早已淡了,再次听到沈蜜这个名字,剩下的只有憎恶和鄙夷。
  肖逸正陷入深思,Skype却发来了视讯请求,是远在美国的肖潇又来骚扰他了。他按下确定后,萤幕里出现一张和肖逸极相似的脸庞,细长的眼睛弯成月牙。
  「哥,我就要带着Baby回国了,你马上就能见到你的小外甥了,开不开心?」
  「你知道我最讨厌小孩子。」肖逸似乎还沉浸在往事中,看肖潇的眼神很柔和,带着几分怜惜。
  「那你喜欢什么?我倒是觉得,哥你要是性取向有问题的话可以来美国,这里不会有人歧视你的。」她对老哥不恋爱的原因深表怀疑。
  天台上的风有些大,肖逸的浏海在风中轻轻拂动,滑过英挺的鼻梁。「如果是催婚你就别回来了。」
  他作势要关视讯,肖潇急忙阻止。「好啦好啦!我开玩笑的。」
  肖逸看着她明朗的笑容,动了动唇,本想绝口不提,到底还是忍不住开了口,声音像闲聊一般轻松,却带着小心翼翼的试探,「我今天碰见一个高中同学。」
  「谁啊?」
  「沈蜜。」他一字一顿地说,以为肖潇听到沈蜜的名字会有所反应,毕竟那段不堪回首的过往对肖潇的身心造成了极大的伤害,以至于到最后远走他乡。
  没想到肖潇却轻轻地笑了,「我记得她,念高中时追过你的女孩!怎么,她现在还是那么漂亮和霸道吗?」
  肖逸很惊讶,难道妹妹不记得沈蜜曾经和别人一起伤害过她吗?
  「潇潇,」他试探着问:「你认识沈蜜吗?」
  肖潇很自然地回答,「不认识,就是有这么个印象,怎么了哥?」
  闻言,肖逸脑中闪过一个想法,声音有些发颤,「当年你被欺负,其中有没有沈蜜?」
  肖潇微微一怔,想起那段往事还是会觉得难堪。那个时候她不太懂事,在没有意识到的情况下抢了人家的男朋友,对方很厉害,找了一帮姊妹报复,事后匿名把影片寄给了哥哥,她又羞又气,任凭哥哥怎么追问都不肯说明原委,后来哥哥不知道从哪里弄到一笔钱,送她出国念大学,圆了她的美国梦。
  肖潇很肯定地回答,「没有,从头到尾沈蜜都没有参与。」
  肖逸双眼微微眯起,拇指抵在唇边,表情没有显露出什么,脑中却像经历了地震一般。
  他曾以为,沈蜜是因为表白被拒才拿他妹妹撒气,加上妹妹出事后,沈蜜曾把一个装满现金的啤酒箱放在他家门口,并留了张字条—听说你妹妹要出国,这是我的一点心意,我知道你讨厌我,这点钱就当我借你的吧。沈蜜
  这张字条在当年的肖逸眼里,是做了坏事之后心虚的补偿,所以他理所应当地享用了这笔钱,没想到事实完全不是这样。
  肖潇见他若有所思的模样,担心地问:「哥你怎么了?不舒服吗?」
  思绪被拉回现实,肖逸深吸一口气,「没有。」
  他只是猛然发觉,自己好像真的欠她钱,而就在刚刚,他用一张不正当行业的名片和一百块侮辱了他的债主。
  第二天,债主就气势汹汹地找上门了。
  沈蜜披散着头发站在「恐怖精神病院」门口,衣服扣子掉了一颗,领口敞开着,隐隐露出性感的沟壑,胸前一起一伏,似乎在压抑着怒火。她眼睛四周黑了一圈,眼影和睫毛膏因为眼泪的晕染让她看起来像只熊猫,左手握着一只断了跟的高跟鞋,走到鬼屋入口处。
  「把肖逸给我叫出来!」她用高跟鞋狠狠地敲了敲收费口的台面。
  「嚷嚷什么呀?」又是那个极厉害的小护士,她不耐烦地问:「你又来找肖逸干什么?」
  「干什么?哼!」沈蜜冷哼一声。
  有他这么坑老同学的吗?给她什么烂名片,害她以为真的是代驾公司招聘,结果她接到的第一位客人,一上车就把她按在椅子上又亲又摸,她情急之下脱了高跟鞋猛敲老色鬼的头,这才得以脱身。
  其实沈蜜更多的是气自己蠢,看来肖逸给她名片的时候就是存心想羞辱她,是她傻得以为同学之间怎么也残存着一点友谊,也怪她不谙世事,哪里知道有人会打着代驾的幌子从事不正当交易。
  沈蜜怕极了,也气疯了,她第一次遇到这种事又无处发泄,只能来找肖逸算帐。
  此时正值用餐时间,三三两两的工作人员端着便当走出来,纷纷用异样的眼光打量着狼狈的沈蜜。
  沈蜜昂着头在人群里寻找,一眼就看到了个子最高的肖逸,她握了握拳,三步并作两步冲过去,抬手就是一巴掌!
  肖逸只来得及抬起头,就感觉脸颊一阵痛,手一松,手里的便当应声落地,他呆呆地看着沈蜜,只见她喘着气,眼里含着委屈又伤心的泪望着他。
  肖逸错愕地看着她凌乱的头发和衣衫不整的模样,顿时了然,心中升起了愧疚之心。
  沈蜜刚想说话,突然感觉身后有一股力量将自己拉了过去,她不由回头,就见是挂号处的那个小护士拽住了自己。
  后来她才知道,这个脾气火暴的女孩叫小梅,有个外号叫「梅超风」,是肖逸的死忠粉丝。
  小梅一见自己的男神被打,当场就急了。「哪里来的神经病,敢跑我们这儿打人?」她手起指甲落,两道细长的抓痕顷刻间印在了沈蜜白皙的脸蛋上。
  沈蜜不可置信地瞪大眼睛,捂住脸,一股针刺般的疼痛火辣辣地从脸颊蔓延开来,一时间,复杂的情绪涌上心头,两行滚烫的眼泪瞬间决堤。
  肖逸也愣住了,等回过神想伸手拉她,她却向后退了两步,扭头就跑,他低头冷静了两秒,抬起头,迈开长腿便追了出去。
  端午节过后的B市,像被扣上锅盖又添了几把柴,进入了难耐的高温时期,太阳热辣辣地悬在正空,万里无云。
  肖逸追沈蜜追到了大厦一楼,脚步刚一迈出去,整个人又触电一般退了回来,细长的眼睛不自觉地眯了起来。
  早他一班电梯的沈蜜此时已经不知去向,哪里还追得上?
  肖逸避开强烈的太阳光,快步走回电梯,一股阴冷的空气笼罩周身,使他慢慢地镇静下来,心口像被什么东西堵住一般,闷闷的,不好受。
  他掏出一盒新烟,一圈一圈撕开外包装的透明膜,抽出一根烟来,找了个安全通道坐下,点燃。
  「这两千块是我全部的家当了,真的,我不骗你,你能不能还给我……」
  「肖逸,难道你不记得了吗?你欠我钱……」
  想起昨晚她羞红了脸,欲言又止的样子,肖逸想了想,掏出手机,烟雾袅袅地绕过他手中的Nokia,是只能打电话和发简讯的那种,他年轻俊朗的样子和灵动修长的手指,与这部老人机格格不入。
  肖逸翻了好半天的通讯录,才拨通了一个高中同学的电话。
  「找沈蜜?你也知道她那样的白富美跟我不是一个世界的,没啥联系,估计现在正在游艇上喝红酒吧。」
  「沈蜜?长得特别白说话很嗲的那个?不知道,没她手机。」
  「你要找沈蜜?前阵子我听说她爸爸违反票据法畏罪自杀了,从那之后沈大小姐就从我们这个圈子消失了。肖逸,你现在在哪儿呢?有空请你吃个饭呀!」
  「沈蜜我联系不上,欸,肖逸你现在在哪家医院?混得不错吧?」
  电话打了一轮,没人知道沈蜜的联系方式,肖逸把手机往口袋里一放,狠狠地吸了一口烟,再吐出来,心里更加烦躁。
  「吱嘎—」厚重的安全通道门被推开。
  肖逸抬头望去,是刚刚把沈蜜的脸抓花的暴躁护士小梅。
  小梅小心翼翼地探头进来,见肖逸果然在这里抽烟,稍稍放心,眼里装满了歉意,她讨好地一笑,整个人没了犀利,倒多了几分憨厚和朴实。
  「肖哥你没事吧?我刚才太冲动了……」
  「小梅,」肖逸打断她,看起来也没生她的气,俊眉一拧,认真地问道:「你说如果想还钱债主却跑了,我又找不到她的话该怎么办?」
  「呃……」小梅望着他认真的样子,干笑一声,「肖哥,要不,我去帮你查查一一○的电话?」
  肖逸无言了。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欠你的,终身分期》章节 欠你的,终身分期第四章 由作者 严熙光 原创,本站本篇内容源自网络,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本信息如有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在2个工作日内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