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背景
  • 字体

文判番外二

小说:文判 作者: 夏霓 类别:言情小说 字数:2763

张萸又在一旁笑着解释道,自从她一时不察打死了魔婴的母亲却落下了魔婴,铸下大错后,地府想想这种办事效率实在不靠谱,于是便效法天庭,装设了录影监视器,虽然已经有三生石这么方便的黑科技之类发明的用词,意思是很厉害但挂着科技名义,用起来跟魔法没两样的东西——毕竟这可是地府引以为傲的「科技产品」,在天庭那班每次都扮得光鲜亮丽,高来高去,喜欢用鼻子看人的神仙面前总算有一项连他们也赞叹不已的地府技术。但是在需要许多人同时了解实况的情形下,VCR还是比三生石方便。老是跟天庭那个到现在都用人工建档入库的老式资料库调资料,他们地府的面子往哪儿摆啊!
  一开始,张萸看见自己在撞见了整个村子无论老弱妇孺,皆惨遭尸魔毒手,一怒之下以红莲业火咒打死了魔婴母亲的画面,当下连陪审席都感觉到一阵阴风从张萸的所在之处吹向四面八方。
  接着画面一转,回到了地府,某一回文判又因为张萸下手毫不留情而摆脸色给她看,这在过去可是家常便饭,毕竟她那时常犯错,而张萸心情不好,谁惹到她,她就化身自走地图炮——依然是人间新辞汇,狭义的地图炮就是一炮轰翻全地图——轻轻跺一下脚,妖魔鬼怪就吓到尿裤子的女战神发威,当然不是开玩笑的。
  不过话说回来,这段大家都很有印象哩!于是一时间整个陪审席与观众席都聊起天来了……
  「我记得这段欸,你看你看,有录到我!我那时超瘦的!妈我在这!」
  「我想起来啦!那时我还扫到台风尾,被一巴掌拍飞到冰寒地狱,在灼热地狱工作的我平日就穿条裤衩,结果在冰寒地狱给冻成冰棍,那个惨啊……」
  「撒旦那时跟我告状,说他家的地狱犬来了一趟东方地府自由行,结果回去后天天作恶梦还吓尿了床,原来是这么回事啊……」
  闹哄哄的聊天声量越来越小,因为某女子身上传来的寒气越来越吓人。
  但是VCR画面情境一转,竟然开始演起了文艺爱情小清新——
  「要是你不喜欢,以后我绝不再犯,别生气了好不好?」张萸揪着文判衣袖,楚楚可怜的模样和一巴掌拍飞路人、一跺脚吓尿地狱犬的凶悍简直判若两人啊。
  文判转过身去,本来避不见面,这会儿只是故意双手抱胸摆臭脸,其实根本心软了吧?底下又是一阵窃笑。
  「你忙了一天,应该也饿了,我做了便当。」张萸见文判态度软化,立刻乘胜追击,还贴心地在忘川河畔,彼岸花海旁,铺上小毯子,让文判坐下来用午餐,她还替他倒茶水,递手巾,槌肩膀,女战神原来也是个温柔小女人啊。
  文判当时也是不想让她没台阶下,坐下来打开便当盒盖,吃了一口那模样和颜色都无比诡异的饭菜……
  「这是什么?」味道有点怪,他拧着眉吐出一根骨头。
  「呃……我看碓捣地狱跟砧截地狱很多吃得挺肥的……」有四只脚,也有两只脚,每一只都吃得圆滚滚,肥滋滋,看起来很好吃。
  「它们是狱卒!」文判将嚼了一半的肉吐了出来。
  「我都煮熟了,不吃很浪费……」她食指点着食指,小声地说。
  文判一阵没好气,只好挟便当里的素菜,「这又是什么?」味道很诡异。
  「我看河边很多……」应该能吃吧?
  文判脸颊一颤,「你把彼岸花当金针花还是番红花?」
  「没说不能吃啊……」她垂下头来。
  「原来那能吃啊?」底下传来窸窣的细语,他们都很想知道彼岸花味道如何,亿万年来没人想拿来吃,这张萸真是天才。
  文判没了胃口,「陪我去个地方。」
  「好!」尽管连去哪里都不知道,但张萸的神情任谁都能看明白,就算文判叫她上刀山,下油锅,她也会很开心的吧!嗳嗳,难为世间痴情种哦!
  文判带着张萸来到忘川河畔,一座小山丘上,那儿种了一棵小树。
  「原来那棵树也有那么小的的时候啊?」新进的地府员工看着VCR,一脸讶异,他们都以为河畔那棵树天生就顶天立地、枝丫遮天呢。
  文判手一挥,树旁多出了桌椅,桌上有文房四宝。
  「又要抄经?」每次跟她呕气,他总算肯理她时,就带她来这儿抄经,抄到她手都酸了。
  「今天抄一万遍。」他说。
  一万遍!张萸撅嘴,但想到她每次抄经,他都会陪着她,直到她抄完为止,也不是没有好处,于是她连吭也没吭一声地坐下乖乖抄经,而文判就坐在她身旁,手持佛珠念经或看书。
  其实,张萸那时真的不介意他这样罚她,尽管不知道为什么,她却觉得只是他盯着她抄经,也好幸福好甜蜜。
  真是傻气。
  中画面又一转,来到了奈何桥上,张萸将红线交给了文判。
  「下辈子绝不再来缠你,看你被我缠得都烦了,我也挺累的。」
  张萸直到这一刻,才真正看清楚当时文判脸上的神情——向来那么淡漠的他,却因为她一句话,傻楞着,不敢置信,不愿接受,还有几乎掩饰不了的慌乱。她才知道此后他立于忘川河畔,不知是凭吊或追忆,谁也不解他变本加厉的沉默底下究竟是否关乎情爱,但可以肯定的是,那条红线他一直没有送给任何人,只是绑在自己手上。
  持续了好长一段时间,都是同一个画面——虽然挺养眼的啦,美男子立于火红的彼岸花海,遥望忘川水,这一幕据说还被地府招来人间宫廷画师画下来,当成宣传地府十大美景之一的宣传明信片,卖到缺货说。
  但这镜头停滞过久,久到底下有人怀疑VCR是不是坏了啊?就说天庭的产品不靠谱,还是他们地府自产的好用啊!
  「咳!安静!」张琅道,「这不是定格,也不是长镜头,其实这快转了好几倍,因为某人有一次旷职三年,在忘川河畔也呆站了三年,差点变成石头。」就是张萸初离去的那时啊!
  底下又开始聊起来了,「我有印象欸!那时候还变成热门景点,天庭跟西方来的观光客都指名要去那里看『望妻石』,我还跑去兼差卖香肠跟汽水,卖到手软啦!」
  张萸无语地看着闹哄哄的观众席,还有一脸死鱼眼不想承认做过这种事的丈夫,只好安抚地拍拍他的手。文判回过神来,微笑着,反握住妻子柔荑。
  「问世间,情为何物。」张琅开始吟诗,「谁若九十七岁死,奈河桥上等三年。」好像不是这么接的欸!不理会底下的嘘声,张琅继续道:「代理阎王大人,各位陪审委员,此时无声胜有声,我相信各位明白,文判此番下凡,不仅是和张萸再续前缘,更重要的是,没有他,张萸无法平安收服妖蛊,魔婴不会成为张萸之子,进而改过向善,这项奇迹,她一人之力无法达成,我要说的是,你们真的要做棒打鸳鸯……的那根狼牙棒吗?」
  观众开始情绪沸腾。
  「没同情心啊!」
  「冷血啦!」
  「惯老板啦!」
  「各位,更重要的是,咱们地府,真的要对文判做出没血没泪的裁决吗?」张琅刷地拉出一张ppt表格,「各位知道,咱们东方地府,已经连续好几千年都蝉联新人最不想进入的机构,通过了千百次轮回洗礼,有灵能力的新鲜人都只想上去过很爽的天庭谋职也就算了,连西方地狱,撒旦都祭出了他的魔女后宫接待员来招揽新人,日本地狱还有人画了漫画,宣传他们不仅有美男公务员而且很欢乐,让他们一下子名次飞冲,成为新鲜人最想进入的机构前三名,这几年招募到可观的新血!就咱们地府依旧万年垫底。大人啊!英明的阎王大人,您真的要做出冷血裁决,让咱们地府继续吊车尾到千秋万世吗?」
  这段话,果然说得评审委员们一阵议论纷纷,但真正让底下吃饱太闲的观众炸开锅的却是——
  「魔女后宫!好想去!」
  「揪团啦揪团啦!明年员工旅游西方地狱自由行啦!」
  「抗议啦!人家有魔女后宫,我们连谈恋爱都不行,这还有没有人权啊!」
  「咳!肃静!」吵闹的程度让代理阎王不得不敲起议事槌。
  判决结果如何呢?当然是,皆大欢喜啦。
  「不准你去西方地狱员工旅游。」张萸叉着腰道。
  「我只去有你的地方。」文判笑咪咪地,牵着爱妻的手回家去,无视来不及戴上墨镜的看戏观众眼睛痛到泪水直流。
  地府又过了和平的一天。可喜可贺。
  【豆豆提醒本书已经连载完成,豆豆小说阅读网(http://www.nbccng.net)】
  【豆豆小说阅读网电脑站:www.nbccng.net;手机站:m.doudouyuedu.com)】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文判》章节 文判番外二 由作者 夏霓 原创,本站本篇内容源自网络,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本信息如有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在2个工作日内处理。